<form id="xbbfx"><dl id="xbbfx"></dl></form>

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<listing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listing> 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xbbfx">

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          本網站于2002年12月30日開通

          www.thepinkertons.com

          首頁 > 文化園地 > 文英薈萃

          羅建云:想到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安個家

          信息來源:民進東莞市委會 時間:2022-09-05
          字體: [大] [中] [小]

            迄今為止,雪域高原我共去過兩次,第一次是慰問援藏干部,第二次是說走就走的旅行。而距第二次從雪域高原歸來,又悄悄過去五年時間。在上千個日日夜夜里,除了懷念美不勝收的沿途風景及神秘的藏族文化,我一直惦記一個人,一個居住在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的藏民,我曾到她家做客。

            具體時間我已記不清楚,大概是2018年8月,好友阿瀾、同鄉阿榮、東莞土著阿春三人跟我講,他們只在電視上看過西藏的美景,見過西藏的文化,從未親臨過西藏這片土地,好想去看看,呼吸世界屋脊的清新空氣。言語之中透露對西藏的無限渴望,對高原的無限向往。我跟他們講,給我身份證號碼,明天我們就去西藏。他們以為我說著玩,沒想到不到半小時,太太便給我們訂好去西藏林芝的機票,真正來趟說走就走的旅行。

            我們四位生活在東莞,這里雨水充沛,氣候濕潤,屬于低海拔。而去西藏,平均海拔3500米以上,對從未去過西藏的阿瀾、阿榮、阿春三位來說,害怕高原反應,害怕缺氧,害怕感冒……所以,依照我第一次去西藏旅游的經驗,尋找一條安全可靠的路線非常重要。我的計劃是先坐飛機到林芝,在此休整兩三天,再租車走318國道去布達拉宮朝圣,最后從位于世界屋脊的貢嘎機場返回廣東,好好體驗一下雪域高原不同海拔的自然奇特美景。

            我身體偏瘦,屬于不愛運動的人,到了號稱西藏江南的林芝,沒有任何高原反應。在此援藏的好友再三叮囑我們,剛到西藏,別洗澡,特別不能洗冷水澡,怕感冒,一旦感冒,兇多吉少,甚至說有人在此貢獻了生命??晌也恍判?,照洗不誤。發現高原反應對我這個小不點來說似乎是偽名詞,不起作用。而同鄉阿榮,長得胖胖的,下飛機那刻便有高原反應,說有點頭痛,走路慢悠悠的,大口喘著粗氣。我給大家準備了紅景天,服用之后,稍做休息,逐步緩解了。

            縱使我是第二次來林芝,對林芝的山山水水仍是那么充滿好奇、充滿喜愛,我無數次跟朋友講,中國最美的地方是林芝,沒有之一。我指著奔流不息的泥洋河跟三位好友說:“如此波瀾壯闊的河面,如此洶涌澎湃的水流,怎么能讓人相信是奔騰在雪域高原的河流?”阿春在中學教地理,他附和,說比我們華夏民族的母親河——黃河水流量大多了,阿榮說不比廣東的母親河珠江水小,阿瀾說跟我們江西的母親河贛江有得一比。

            在林芝休整一天,大家感覺沒什么高原反應了,便蠢蠢欲動,想四處看看。我是第二次來西藏,自然成了他們的向導。只是此次行程有變化,我第一站帶他們去世界最深的大峽谷一一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看看。

            雅魯藏布在藏語中是高山流下的雪水,圣潔之意,生命之源。而雅魯藏布江確實如中學地理課本所描述,水急,彎多,坡陡,谷深,來到林芝,自然想去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看看。司機還告訴我們,如果運氣好,到了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可以看到世界第28高峰——南迦巴瓦峰的美麗容顏,是當前世界唯一一座沒有被登山愛好者征服的高峰。只是林芝持續降雨已經三個月,想一睹雄姿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從林芝市區到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約120公里,我們開著租來的專車,在司機帶領下,約三個小時便來到了雅魯藏布江大峽谷。不到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不知道峽谷有多深,而到了雅魯藏布江大峽谷,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。站在觀景臺往下看,發現咆哮不止、猶如猛獸的雅魯藏布江變成一條細線,好似我們在飛機上看長江,細小扁長。我問阿瀾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有多深?阿瀾說這個問題得考阿春,他是地理老師,如果他不知道,教書肯定誤人子弟。阿榮竊笑,表示必須考他,否則,以后怎么教學生?他稍加思索,打開海拔軟件,告訴我們所站位置海拔2850米。而我們搜索,發現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最深處達6009米。怪不得我往下看,世界著名的雅魯藏布江竟然只有一條絲帶寬。

            在去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之前,還感慨,老天下雨,我們怕見不到巍峨雄偉的南迦巴瓦峰了??僧斘覀兊诌_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時,雨突然停了,天空開始放晴。我開玩笑地跟大家說:“稍等等,我給天宮管委會打個電話,讓南迦巴瓦峰上方的烏云散去,我們就可以一睹芳容了……”阿瀾說:“如果你能讓烏云散去,說明你是真神仙?!蔽腋麄冎v,我多次去北京,剛到時是陰天,或雨霧,第二天往往會變晴,出現“北京藍”。他們以為我開玩笑,我說我的名字里有云,與云有緣,可讓云來,可讓云散……他們三位異口同聲地說:“那你今天讓南迦巴瓦峰上面的云散去,我們就服你,否則,吹?!蔽译p手合十,面對南迦巴瓦峰默念幾句,不到十分鐘,南迦巴瓦峰上方的烏云真的散開了。太陽照射下,南迦巴瓦峰猶如一座金山,金光閃閃,光芒四射,煞是神奇壯觀。阿榮說:“你真有神功?”我說,碰巧,碰巧。只是我去很多地方旅游,如果出太陽,在我上方會有一朵云幫我遮擋烈日;如果下雨,會停一段時間讓我欣賞山川美景。在湘西經歷了,在東北經歷了,在遼闊的大西北也經歷了,在東歐依舊經歷了。不知是巧合,還是天意,總之,無數次出現過。

            從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爬上來,肚子有些餓了。他們提議去酒店吃飯,我說,我們從遙遠的東莞來,還是去藏民家體驗一下生活,吃下地道的藏家菜。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已成5A級旅游景點,遍地都是酒店與民宿。找酒店吃飯容易,但去藏民家體驗生活似乎成了一個大難題。我們四個大男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似乎想完成這個使命很難。

            我是一個文人,也是一個商人,天生臉皮厚,沒有不敢求的人,沒有不敢辦的事。見到景區有一中年女子長得面色紅潤,楚楚動人,是地地道道的藏民,便跟她講,我們可否去她家吃飯,想體驗一下純正的藏民生活。她見我胸前掛著相機,臉上掛滿笑容,不像壞人,更像文化人,跟我說,她家沒開飯店,也沒開民宿,如果去她家吃飯,只有粗茶淡飯。我說:“好啊,好啊,這正是我們所期望的?!蔽覇柖嗌馘X?她說:“我們藏族人家來客人,不要錢……”如果我們不嫌棄,晚上還可以住在她家,看星星與月亮,雪域高原的夜晚,天空很美。

            大概走了幾公里路,便到她位于半山腰的家。她的家是一個獨門獨院的小院子,圍墻是用石塊砌的,用水泥加固,很有藝術的美感。有牛棚,有羊圈,有書房,有客廳,家里打掃得干干凈凈,典型的藏式小樓。每個角落掛著鈴鐺,輕風吹拂,叮咚作響。到了她家,才知道她男人外出干活了。她的臉紅撲撲的,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眨呀眨,讓人感覺她是雪域高原的仙女,是上蒼撒落民間的珍珠。此時,我們才問她的名字,知道她叫卓瑪,生有兩個小孩,一個讀初中,一個讀小學。她把小孩的照片給我們看,長相隨母親,男孩長得英俊瀟灑,女孩長得美麗動人。我們說她的孩子像大城市長大的,皮膚好白,沒有雪域高原紫外線長期照射造成的黝黑。她笑了,說小孩外表隨她,白嫩細膩,比很多小孩長得白凈好看。

            像在南方,如果男主人不在家,極少會同意陌生人去家里做客。但在雪域高原,在西藏牧區,其實他們沒有這種顧慮,只要有人來,不管熟不熟悉,女主人都會熱情款待。

            卓瑪從里屋拿出從山上采摘的野果及精心加工的牦牛肉給我們吃,還泡了芳香四溢的酥油茶讓我們品嘗。她指指窗外說,不管是春天還是冬季,不管是下雨還是下雪,經常會有棕熊來家門口找吃的,甚至拍打窗戶。為了不被棕熊傷害,他們家里養了牧羊犬看家護院,也把門窗進行加固,以免棕熊跑到家里來翻箱倒柜。我說:“能有棕熊來做客,不是很開心的事嗎?”西藏人信佛,不會傷害野生動物,認為它們是大山的守護神。但面對身強力壯的棕熊,卓瑪這些藏族同胞還是得多幾個心眼,加強防備。如果單打獨斗,人是很難戰勝棕熊的。

            卓瑪家的房子位于喜馬拉雅山脈,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屬于亞熱帶季風氣候,這里植被茂盛,古木蒼翠,野獸成群。等卓瑪把飯菜做好,我們喝著用青稞釀造的美酒,嚼著上等的牦牛肉,品嘗從大峽谷采摘回來的野生松茸,跟她聊家常,感覺他們生活的地方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。阿榮跟我講,你如此喜歡雅魯藏布江大峽谷,問問卓瑪家的房子賣不賣,如果買下來做民宿,用來養老,還是值得考慮的。我問卓瑪:“你家的房子可以賣嗎?”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,問我買來做什么?我說:“等我老了,就到雅魯藏布江大峽谷來看日落,來看棕熊,來養牛,來放羊……”卓瑪端著碗,一邊吃飯,一邊大笑,笑得像個孩子,說我如果過來,就送給我免費居住。他們牧民房子多,旅游旺季,到景區賣土特產;旅游淡季,就去山上放牧,家里幾乎不住人。我說:“免費住不可以,如果可行,可以考慮買下?!彼f:“藏區的房子很便宜,像她家這種房子,十萬足夠了?!甭牭绞f這個數據,我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,反問怎么會那么便宜呢?她解釋說,藏民蓋房,土地不用錢,雪域高原多的是土地;人工不用錢,藏民會相互幫襯;木材不用錢,從山上砍下來即可;只要水泥鋼筋要錢……聞之,我知道為什么十萬可以在藏區建房了。當時,我真的很沖動,巴不得馬上買下來。如此大的房子,占地上千平方,改造成民宿,以我的人脈資源,一年可以收回成本,還幻想未來如何盈利,如何增收,如何連鎖化經營。卓瑪邊吃飯邊認真地提醒我,說我居住在東莞,來趟不容易,房子不用急著買,如果以后再來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旅游,吃住她家,愛玩多久玩多久,還可以帶我們去高山放牧,山上的風景更美……

            不知不覺,已是下午,司機催促我們返程。我從兜里掏出300元給卓瑪,卓瑪使勁拒絕,說來家里做客是他們藏族同胞的光榮,不能收錢。我說,她有小孩讀書,家庭開支大,陪我們一個下午,影響她做生意,就表示我們漢族同胞一點心意。她很羞澀地接受了,到我們離開時,卓瑪往我的旅行包里塞滿奶酪和牦牛片,還有很多叫不出名的野果,至少十幾斤,價值少說也上千元?!拔覀內ニ页燥?,還給我們如此多的土特產,我們只給人家300元,我們太吝嗇了……”阿瀾在返回的路上反復說,感覺我們做錯了事。

            我回到東莞后,卓瑪沒有戲言,曾給我打過一次電話,邀請我帶家人再去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旅游,如果我真想買房子,她給我一塊地,不用錢,自己蓋,藏民會來幫忙,花不了什么錢……我信誓旦旦地跟卓瑪說:“明年,我一定來!”她說她在雅魯藏布江邊等我與家人,帶我們去雪山放牧,給我們摘雪山上的野果,陪我們一起采大自然的冬蟲夏草。因為疫情,我已四年未與她聯絡,想在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安個家的夢想變成泡影。我依舊在想,如果疫情解封,我要不要再去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兌現自己的諾言,在此蓋個小屋,老了來看星星,看月亮,最后長眠在雪山之上……


           ?。ㄗ髡呦得襁M會員、東莞市作家協會理事、東莞市瀟湘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、《瀟湘文化》主編,出版散文集《人生四十年》)

             

          作者:羅建云 
          Japan粗暴video高潮
          <form id="xbbfx"><dl id="xbbfx"></dl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listing> 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bbfx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