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xbbfx"><dl id="xbbfx"></dl></form>

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<listing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listing> 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xbbfx">

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          本網站于2002年12月30日開通

          www.thepinkertons.com

          首頁 > 文化園地 > 文英薈萃

          劉小玲:賞月光嘬田螺

          信息來源:民進廣州市委會 時間:2022-09-26
          字體: [大] [中] [小]

            當農歷八月那半輪將圓未圓的新月斜掛天邊的時候,廣府民間的當紅小食就要數“炒螺”了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晚稻含漿,楊桃飄香,木瓜累累地掛滿枝頭。海珠區萬畝果園的果基的水開始退潮,果樹的落葉飄在塋上,營造了田蚊魚、石螺等水生物的生長天堂。而番禺、順德的小河涌也是到了“水落石出”的季節,那肥美的螺蜆紛紛露出河床,讓水鄉人家的孩子平添了一個娛樂活動——摸田螺。于是,大家放學后,跑回家把書包一扔,抓起一個竹簍就向河邊奔去。初秋時節的基塋、河灘,數之不盡的螺蜆正肆無忌憚地躺在陽光下,仿佛在等待水鄉孩子的青睞。

            這時候,田埂、河灘、果園,充滿了天真的笑聲,孩子們都在競賽,看誰摸螺蜆摸得最多。這個“摸”的動詞頗為生動,不是“撿”,不是“抓“,因為螺兒都躲在泥里,你必須伸出手往泥里探,才能找到這些小精靈,這工作是很需要耐心的。所以,“往往是女孩子摸得多,贏了我們男孩子?!比f畝果園水鄉的何老先生每每回憶起童年的“摸螺趣事”,總是“雞啄唔斷”,津津樂道。

            到了中秋時分,正是河涌里各類螺蜆的豐收季節,水鄉大人小孩子更是紛紛出動,涉到河里,用腳探,用手摸,把這些躲了一個夏天的螺蜆找出來,放到系在腰間的竹簍里。不一會兒,就能摸到滿滿的一簍。這肥美的水生物不僅豐富了水鄉人家的餐桌,還出現在廣州大小市場上。廣府人有“口?!绷?,“炒田螺”可是一款我們最喜歡的美食?!懊馈痹谀睦锬??那就是“風味”。風味是個很難具體描述的詞,它涉及一方水土,一個季節,一種生活習慣。是的,廣州人就是在八月中秋的那個季節,喜歡去嘬田螺,嘬那種來自醞釀了一個夏天,吸足了陽光及河里的養分而肥美起來的清甜。

            臨近中秋,螺就會在廣州市場登場了。我們習慣說“田螺”,其實因為近年來水田經常施化肥,改變了水質的原因,田螺早就消失在稻田里,市場上見到的是“石螺”。石螺比田螺個頭小、殼厚、肉瘦。到了八月十四,市場上就有人賣螺了,有的用一只滿是泥巴的籮筐裝著,有的鋪在地上,壘成一座小小的“螺山”,特別有中秋節氣氛。廣府人有個情意結,中秋節不買螺,不吃炒螺或煲石螺芋頭粥,好像總是缺少了什么。所以,主婦們都會蹲在“螺山”前一顆一顆地挑,挑個頭大的,然后一斤、兩斤地買回家。買回的螺要先放在清水里養一個晚上,有的人還會放一把生銹的菜刀,據說這樣能更有效地讓螺兒把河泥吐出來。到了八月十五中秋節的那一天,家里就會分配某個人負責把螺的尾部剪掉。這個比較困難的工作,我們一般由我爸爸或二妹負責,而我則負責挑螺肉這種非??菰?,非常需要耐心的工作。對于這些勞作,我們都比較樂意承擔,因為這是一種儀式,只有經過這樣的儀式,“過節”才會圓滿。

            “炒螺”,在廣府中秋節中是更高級的儀式,紫蘇葉子、蒜頭豆豉、紅辣椒……由我家母親西關大少奶負責起鑊,爆炒。吃完晚飯,把賞月的各美食擺上天臺,只聽廚房里傳來“炸”的一聲——鑊紅了,石螺落鑊了。接著就是一股濃烈的蒜香、豉香、紫蘇香,夾雜著辣味,如大鑼大鼓般,中秋賞月大幕隆重拉開了。這時,所有人都會很激動,男人們忙著開啤酒,孩子們嚷著點花燈、“煲臘”……香噴噴熱辣辣的炒螺端上來,“好味!”、“新鮮!”、“正!”,贊賞聲伴隨著“嘬嘬”聲,這是中秋賞月大戲動人的交響曲。

            孩子們也會來吃炒螺,可大多數都嘬不出螺肉,最后不是媽媽嘬出來給他,就是用牙簽把螺肉剔出來。因為嘬螺是一種非常高級的吃的技術——先把螺外的汁舔一下,再對螺篤(尾)吸一下,再對著螺猛一吸……這個過程必須練習百八十遍,才能掌握其中的奧妙。因為這個過程實在是“太難了”,所以不少人小時候都選擇放棄,最終長大了也不會“嘬螺”。也有人因為過程艱難,選擇接受挑戰,最終享受其中的樂趣。而在生活中,后者居多。這是在我經歷了無數次嘗試后終于成功地嘬出螺肉后,得出的感悟(當你成功地嘬出了第一個螺肉,意味著你長大了)。經幾百年成為習俗的“嘬螺”,我想也應該是廣府人對待生活的一種態度吧?

            是的,這是我們廣府人,不,是珠江三角洲人的共同習俗,番禺、順德、江門、中山、東莞……都喜歡嘬螺,不僅在中秋節,平時,在江邊,在街頭巷尾,在各式各樣的夜宵排檔,都有一群人在嘬螺——一個龐然大物對著一顆小小生物,輕輕的,很有耐心的一嘬,“口到擒來”,何等快意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作者:劉小玲
          Japan粗暴video高潮
          <form id="xbbfx"><dl id="xbbfx"></dl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listing> 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address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bbfx"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bbfx"><listing id="xbbfx"><mark id="xbbfx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bbfx"></address>